看到本行字说明订阅比例不足被防盗了, 请在24小时后阅读~  谢迟懵了一下,意识到是自己说了句“沉迷美色”,噗地一声从侧躺笑翻, 然后一边抽着凉气一边大笑出声!

    叶蝉被他笑得又瞪他, 不过也没再同他争执一起睡的事。?()

    过了约莫一个时辰, 晚膳端进屋里,谢迟放松下来自然胃口大开,虽是趴着都吃了不少。

    一边自己闷头吃,一边还不忘抽神给瘦了很多的叶蝉夹菜。

    叶蝉跟他说句话的工夫, 碗里就又被他塞了一大块糖醋排骨。这糖醋排骨做得着实不错, 肉烧得够烂够入味, 细细的脆骨炖成了尚存脆感的胶质, 酸甜咸调得适中,吃起来特别下饭。

    如果放在平常,这道菜是很合叶蝉的口味的, 不过今天……

    叶蝉锁着眉把它夹起来,放到了谢迟的饭上:“我吃不下了!”

    “那你吃半个我吃半个。”谢迟边说边用筷子分起了上面的肉, 叶蝉火速抱起饭碗跳开几尺远:“我真的吃不下了!!!”

    “噗哈哈哈哈。”谢迟喷笑,然后自顾自地吃着排骨道, “好吧好吧, 放过你了。”

    这天晚上,谢迟前所未有地感觉到了家的幸福。前些日子在宫里虽然也只是歇着养伤, 什么都没有发生, 可他终究放松不下来, 神经时时刻刻紧绷,听到门外有动静有心跳加速。

    当下,他是彻底放松了下来,和叶蝉闲话家常,说话也不用有什么顾忌。还叫乳母把元晋抱来玩了玩,结果元晋吧唧趴到了他身上,疼得他耳畔嗡地一声差点直接晕过去!

    叶蝉赶忙把元晋抱起来,边是心疼谢迟边又想笑。元晋见她笑,也跟着咯咯咯地笑,笑得他直瞪他们:“你们够了!不许笑!”

    叶蝉抱着元晋迅速开溜。

    晚上盥洗之后,叶蝉磨磨唧唧地上了床。这真是二人头一回同榻而眠,成婚那日都没有,他那天晚上边醒酒边跟她说了几句话,就照常去书房读书然后自己睡了。

    这头一回同榻,他们还只能一个趴着一个躺着。叶蝉本来想尽一下为人|妻的职责,亲手帮他换药来着,但被他坚定地拒绝了。

    他伸手捂着他的眼睛,等刘双领给他换完了药,才把手挪开。

    叶蝉撇撇嘴,从床上坐起来:“那我看看你的伤。”

    “不许看!”谢迟一喝,锁着眉头把她按回床上,“有什么好看的,乖乖睡觉。”

    叶蝉躺回去盖好被子,突然沉默起来,谢迟看看她,发现她面色也不太好。

    他不禁有点心虚,手从被子里摸过去,攥攥她的胳膊:“生气了?”

    叶蝉摇头,倒反握住了他的手:“我是在想,你这回这事……真挺吓人的。要不……要不以后你别去了,拼着命去换加官进爵,不值得。”

    “哎……”谢迟一哂,往她跟前挪了挪,手探出被子来,一刮她鼻子,“别多心,这事过去了。御前也不是刀山火海,这次是个意外。”

    “可这意外一下就闹到陛下跟前去了啊!”叶蝉忧心忡忡,“我每天都担心你回不来了。”

    哎,这个小知了……

    谢迟自不想就此退缩把难得挣到的差事扔了,但也知道她是好心,便伸手搂住她的后背,温和道:“陛下并不是爱草菅人命的人,如果御前闹出人命,那一定是有涉及朝堂纷争的大事。我向你保证我不会去掺和那些,我就做好我的分内之职,自会平安的。”

    叶蝉又默了会儿,最后也觉得好像就这样劝他缩回来并不太好,就黯然点了点头:“那好吧。反正你……多加小心,都说伴君如伴虎嘛。”

    .

    之后的几天,谢迟都闷在正院里歇着,主要是因为伤还没好要尽量减少挪动。但他回都回来了,这件事当然不可能继续瞒着爷爷奶奶,二老还是很快就知了情,好在他已平安回来,他们担心归担心,到底不用太过着急了。谢周氏时常自己来看看,爷爷不方便进孙媳的住处,就差人来问候。

    就这样,年关眨眼工夫就过去了。年初三,谢迟刚能勉强正常的走路,刘双领砸了个大消息过来:“门房说忠王府送了帖子来,道忠王殿下想来看看您。”

    顷刻之间,屋里的所有人都被愕住。

    谢迟咝声吸了口气:“他的意思是亲自来?”

    刘双领双手把一张帖子呈给了他:“爷您看。”

    谢迟便翻开帖子,帖中字迹苍劲潇洒,估计是忠王亲笔。帖子的话倒不多,基本就是先祝全家新年大吉;然后说那日人人都缄默不言,唯独广恩伯你敢说真话,我很佩服;最后说听说你的伤还没好,我想来看看你,你看行不行?

    谢迟看完懵得更厉害了。

    忠王要亲自登门拜访,那和上回请叶蝉去见王妃可不一样。他的大驾走进这道门,估计整个京城都要议论一番,广恩伯三个字会一夜之间被人所知晓。

    那他要让忠王来吗……

    按理说这是件让家中蓬荜生辉的事,可谢迟竟然犹豫了。他想到这事还牵扯太子,不知自己此时与忠王走得再近一步是好还是不好,而且,他还记得傅茂川的话。

    ——傅茂川说,让他上元之前,尽量不要出门了。

    傅茂川是御前的掌事宦官,他说出这句话,必是皇帝的意思。谢迟虽不懂皇帝有怎样的考虑,但他明白此时应该遵从圣意。>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