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股能量波动太恐怖了,崩塌地脉,贯穿地表,乱石穿空,数十万米高的天宇都被烟尘与巨石挤满。

    地面那里大爆炸,腾起一道身影,正是她造成这一切。

    而这仅是余波,更为恐怖的事情在那女子附近发生,虚空炸裂,黑色的裂缝开始蔓延,迅速冲上高天。

    她横渡长空,虚空在崩坏。

    至于大地则在沉陷,急骤下降!

    一时间,岩浆暴涌,赤红色的浪涛打上高天,早已击溃云朵,地面上红茫茫,于此时同时狂风大作,席卷着岩浆,将这天地间倾泻的到处都是红色液体!

    接着,电闪雷鸣,从那上苍劈落,同地上的岩浆海,同被卷到空中的赤红浆液碰撞在一起,光芒滔滔,撕裂人耳膜的大爆炸声此起彼伏。

    这天地间,宛若末日来临。

    大邪灵周身裸露,她在横空而行,沿途都是这种景象!

    在此过程中,她一直在调整自身的状态,离巅峰还远,便造成这样灭世般的可怕景象,仿佛洪荒大灾又现!

    噗通!

    突然,她坠落到红色的岩浆海中,自身状态不是多好,雪白如玉的肌体上又浮现黑气,乌光流淌。

    进入这个世界,她一直在适应,在抗争,要面对整片大界的压制,镇杀!

    死劫还未彻底熬过去,她体内的大道碎片等跟这方世界相冲突,虽然在极力转化,但依旧在过渡中。

    “哼!”

    一声冷哼,她又从岩浆海中起身,身上乌光敛去,肌肤再次雪白如羊脂玉。

    可是,她自身这个状态,身上所剩下的衣服少的可怜,她脸色难看,在飞行过程中杀气滔天,撕裂苍穹。

    前方,原本莫家的人布下了大型场域,可是随着她的杀气的席卷,全部崩开,所谓的刻写着大道符号的神磁石都炸开,化成粉末。

    她宛若真仙降世,无所不能,一路横冲!

    在铿锵声中,她雪白的肌体上出现一些甲胄,覆盖了她的全身,甚至面部都被银色头盔盖住了部分,只留下一双瞳孔。

    毋庸怀疑,这里的强烈波动太惊人。

    而通天瀑布所在区域过于特殊,那里雾霭弥漫出来,让所有人的感知严重下降,若非如此,石佛、昊源、恒拓等人肯定会在第一时间生出感应。

    ……

    楚风逃走的事发地,那个组织的人最先赶到,莫家的人紧随其后,看到现场的景象,都神色凛然。

    原本是在虚空通道中,但是,那位半步天尊追上楚风时就撕开了空间,坠落在大地上。

    此时,血迹斑斑,都是黑血。

    那个组织与莫家来的高手不少,几乎都是神王领队!

    而且,暗中有半步天尊降临在这片区域,那弥漫的可怕气息早已被有心人感应到,震慑人的灵魂。

    双方人马都很强势,这些人分散开来,自然瞬息将此地围住,他们的眼睛被一些器物所吸引。

    耳钉、雪白如玉的簪子、长靴等,分散在各地,沾染着黑血。

    “什么人,敢针对我们这一组织?!”一位老者低吼,眼神森冷,满头短发如同刺猬的钢针竖着。

    这是一位老牌神王,走向绝巅,离那天尊领域不是很远了,他怒不可遏。

    来到这里后,名为西天的这个组织的成员都已经明白,他们的一位神王死了,一位半步天尊亦被格杀。

    这种情况相当的恶劣,也很惨,有人敢对“西天”动手,并强势扼杀,这绝对是来者不善。

    可是,他们也心有疑惑,那位神王有个任务,在外围区域寻找购买孟婆汤的少年散修,准备将那种造化液重新夺回来,并要截杀,取走其身上的天金石等,做杀人越货的买卖。

    一个野修而已,不过十一二岁,真要是寻到,可以说是一根脚趾头碾下去就足以取其性命,轻易收回孟婆汤等。

    怎么会有这种糟糕的局面?

    另外,那位半步天尊负责巡视,到了这片区域,居然也死了?

    西天组织的一位神王出手,抬手间,将两枚染着黑血的耳钉摄取到半空中,就要持到手中。

    “且慢!”

    异荒族,莫家的人阻止。

    一位神王干预,因为他们这个等阶的人自然能够看出,这耳钉古怪,隐约间有特殊的符号闪烁。

    这是瑰宝啊!

    便是暗中的半步天尊都眼露精芒,瞳孔中有大道碎片浮现。

    “莫家的道兄,这是为何,此物沾染了我们组织神王的残血,我要寻找线索,你为何阻止?”

    “道兄勿怪,这种耳钉纠缠着妖邪气息,来历诡异,而那些黑血一看就很可怕,有大问题,我来助你。”

    莫家的神王脸带微笑。

    西天组织的人脸色微沉,对方分明是要插一手。

    毫无疑问,双方都对地上的几件器物感兴趣,想要据为己有。

    不过,明面上他们却不好撕破脸皮,没有直说。

    “不必了,我们的组织自己就足以探明究竟。”西天组织的神王拒绝。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