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老太爷笑着看了他一眼,没有答话,只是目光在殿内扫视了一圈,道:“这里也就来了一半的人吧!”

剩下的要么胆小如鼠到告假要么此时就在偏殿那里想要插手那些破事的,简而言之,这里的都是些不想惹事的官员,谁当天子于他们来说无所谓。

“希望那里的事顺利一些。”谢老太爷感慨着,摸了摸肚皮,“老夫不想饿上一整日。”

给个座位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真要吃吃喝喝之流的,还真拿金銮殿当戏园子不成?

王老太爷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在凳椅上,看了眼谢老太爷:“那里的事情了了,叫老夫一声。”

谢老太爷失笑,看向身边几张空位子,第一排的位子上除了他与王翰之二人外,居然都是空的。乔环躺着,自不必说,徐长山虽位列正一品但自诩文人,甚少提及国事,对他而言,谁当天子其实并不重要,不来也能理解。郭太师是无法,谁知道半路安乐公主插了一脚,郭太师便是不想揽事也不得不揽了,此时人大抵就在那里。裴行庭居然不在,这让他有些惊讶,原本以为裴家跟他们差不多,也不会掺和此事,哪知道人居然不在这里,还有崔远道那老儿,也不知道算计着什么,居然同样的不在这里。

“翰之,看来看去,还是你我二人是真宽心啊!”谢老太爷感慨了一声。

闭着眼睛靠着椅背假寐的王老太爷此时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你是真宽心,老夫同你不一样。”

“怎么个不一样?”

“老夫是来看戏的,老夫想看看这场戏她怎么唱。”王老太爷说罢,再次闭上眼睛假寐,“不然老夫今日都懒得来了。”

……

……

“裴相爷!”

“崔司空!”

一个是拜访一个是招呼,施礼完起身。

崔远道说明了来意:“裴相爷,崔某此次前来是为有事相问。”

裴行庭笑了笑,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他与崔远道素日里也没什么交情,至于政见,崔远道行事圆滑,他也不是那等固执之人,也没有什么不合,说到底不过再寻常不过的同僚罢了。此次,他突然登门,除了昨夜那件事还能有哪件?

走了两步,余光扫到了跟在崔远道身后不远处的崔璟身上,裴行庭想了想看向崔远道:“让羡之带着九公子到处转转吧,我们这些老头子的事,年轻人大抵不会感兴趣。”

崔远道没有异议,对身后的崔璟道:“你跟着裴家公子去走走!”

崔璟应了一声,也不再跟着了。

待到崔远道与裴行庭离开后,裴羡之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九公子,请!”

……

……

作为当朝左相的府邸,裴府显然有些朴素的过分了,来往间遇到的下人也不过寥寥几人而已。

裴羡之带着崔璟穿过一片不大的竹林,边走边道:“前头是座新修的竹亭,这是仿金陵裴氏祖宅所建的,叔公说在金陵过了大半辈子,初来长安,很多都有些不习惯,连府里的厨子都……”

热情的客套话截然而止,裴羡之与崔璟看向竹亭。

原本准备歇脚的竹亭里,此时多了两个人,在一旁站着,神态谦卑恭敬的是府里的管家,站在竹亭里,手里抓着一只胖硕鸽子的是裴宗之。

一股不知名的怒气自脚底冒了出来,裴羡之一时气血上涌,疾步上前,说是冲入竹亭也不为过。

没有理会一旁垂手而立的官家的施礼声,裴羡之看向裴宗之,带着几分质问的语气:“你来这里干嘛?”

那只肥硕的鸽子扑腾了几下,裴宗之并没有松开,比起盛怒的裴羡之,他神态平和的看向身边的官家:“我不能来么?”

是疑问。

官家忙道:“能来的,这里就是大公子的家,什么时候都能来的。”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裴宗之用没有抓着鸽子的手做了个摊手的动作,对着裴羡之道:“听到了么?我能来的。”

裴羡之正要说话,听到身后响起了一道客气有礼的施礼声。

“裴先生!”崔璟向裴宗之施了一礼。

裴宗之嗯了一声。

正要说话的裴羡之也因着崔璟这一声施礼声反应过来,有外人在场,这些……确实不能叫外人看了笑话。只是虽说暂且压抑住了心里的无名之火,在看到裴宗之手里那只扑腾的肥硕鸽子时,他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你朝一只鸽子撒什么气?”

这是裴府的信鸽,这一只不知道怎么了,竟落到他的手里了。

“撒气?没有啊!”声音淡定自若。

“那你抓它干嘛?”

“肥了,又飞不动。”裴宗之道,“留着也没用。”言外之意,可以吃了。

“你……”才压抑下的怒火再次冒了出来。

裴宗之似是察觉了什么,看了他半晌,将手里的鸽子递给了一边的官家:“算了,带下去吧!”

官家应声,抱着那只肥鸽子下去了。

这一段小插曲过后,裴宗之在竹亭一边坐了下来,不说话了。

崔璟看向眼前的二人,这兄弟真是没有半点兄弟情深的样子。可以说半点没有辜负裴宗之被带走的二十多年,亲情浅薄。

安静了片刻,裴羡之也不再看裴宗之,开口还是原先那般客套热情的为他介绍了起来。

“叔公爱竹,素日里最喜到竹亭里小坐。”

崔璟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笑意:“祖父也爱竹,家中亦修有竹亭。”

……

交谈愈发融洽。

“我如今在国子监读书,可惜来长安时九公子已经下场功名在手,不然也能得幸与九公子做一回同窗。”

“这些都是虚名。”崔璟道。

确实,科举于寻常学子或许是一步登天的好机会,但于他们这样的人来说不过锦上添花而已。

“九公子六艺精通,如今国子监中声名尤在。”

“过奖,羡之胸有抱负,不在六艺,往后才是前途无量。”

……

裴羡之再次瞥了一眼一旁的裴宗之,眼角抽了抽。

崔璟亦在这时候停了下来,沉默了半晌,终究是转头,正色看向裴宗之:“裴先生,可是璟有何不妥么?”

裴羡之只觉自己额头青筋跳了跳:放了裴府的信鸽,他人倒是安静的坐了下来,但还在作妖,眼睛直直的盯着崔九看,他几次三番眼神示意他,偏他好似看不见一样,盯着崔璟看,如此无礼的举动,终于让崔璟忍不住开口质问了。...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