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 257、第 268 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黑色一点一点地侵染天空, 星子从天边闪现, 很快便布满黑色的天幕。

    闻翘终于站起身,招呼那群云兽, 离开广场。

    夜晚的宿星谷格外冷清,只有漫天的星辰一路相随, 送她回到初云峰。

    闻翘先去药房找宁遇洲,等去到那里时,发现宁遇洲竟然不在, 她脸上露出意外之色, 转身回了隔壁休息的客房。

    宁遇洲果然在客房。

    他坐在靠窗的榻上, 手上拿着一枚玉简,正在参悟玉简里的阵法。

    闻翘推门进来时, 他抬头看过来, 脸上露出笑意,温声道:“阿娖回来了。”

    闻翘嗯一声, 瞅了一眼他的脸, 不太习惯这张属于“徐浩飞”的脸,但他们如今在宿星谷里, 也不好用自己的真面目示人, 只能暂时习惯。

    “今天去哪里了?”宁遇洲询问,将她拉到身边坐下。

    闻翘道:“随便转转, 你怎么不在药房?”

    “在那里待久了,有些累,想回来休息会儿。”

    听到这话, 闻翘马上盯着他看,担心地问:“是不是炼丹太累?如果实在太难,就缓一缓,咱们不急。”

    她自然相信他的能力,但有时候能力和修为也挂勾的,悟性再高,修为若是跟不上,也没办法。不管是修炼者还是炼丹师,都是一样。

    宁遇洲失笑,“也不是,只是给铁婆婆炼一些治疗内伤的灵丹,算不上难。”

    “那……”

    “阿娖很久没陪我了。”宁遇洲有些怅然地说,“最近这段时间,你天天出去,时常见不到你,也没有人帮我处理灵草灵药。”

    闻翘:“……”

    闻翘终于反应过来,顿时满脸通红,但整颗心又热热烫烫的,话在舌尖翻滚,忍不住将脑袋拱进他怀里,搂着他的腰说:“那我明天陪你。”

    宁遇洲轻抚她的背,笑着应好。

    两人安静地相偎,任由夜色一点一点地将他们包围。

    夜色喧阗,星辰闪烁,山风徐来,世界变得安静而温和。

    第二天,闻翘兑现她的承诺,跟着宁遇洲一起到药房,帮他将需要的灵草和灵药处理好,然后蹲在一旁,看他炼丹。

    宁遇洲炼丹的速度极快,每一次掐丹诀时,都韵律十足,一道又一道丹诀打在丹炉上,丹炉里很快就飘出药香。

    看他炼丹,如同欣赏一场视觉上的盛宴。

    修炼有百艺,虽世人将这百艺当成小道,然而小道修炼到极致时,却也能以此入道。宁遇洲的道,便是这百艺之道。

    一只秀颀好看的手指突然点住她的眉心。

    闻翘回过神,发现一炉丹已经炼成,炼丹的男人此时一手点住她的眉心,一双湿润的眸子含笑地看着她。

    虽然容貌改变了,但属于宁遇洲的眼睛和神韵却是不变。

    “阿娖,发什么呆呢?”宁遇洲笑着问。

    闻翘轻咳一声,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看你炼丹,觉得很有感觉……”

    “感觉?”宁遇洲神色有些古怪地看她。

    闻翘一脸正直之色,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话让人想歪,诚实地说:“是啊,你打出的每一道丹诀都有些韵律,看了好像都有些触动。”

    宁遇洲:“……原来是这样。”

    闻翘一脸不解地看他,不是这样是哪样?

    宁遇洲又笑了下,方才道:“三千世界,各有其道,纵使小道,安知小道亦能成大道!不要小看任何小道,但也不要过份高估它们,以平常心看待即可。你喜欢什么,你便去学,但亦不要贪多,以免嚼不烂反而误了本心。”

    一席话听得闻翘若有所思,茅塞顿开,忍不住问他:“那夫君你呢?你算是贪多嚼不烂吗?”这位主可是丹符器阵都有涉猎的,还有其他的小道,看他好像都感兴趣,仿佛没有他不会的。

    “我?”宁遇洲又是一笑,虽然笑得极为温煦和气,隐约又透着几分无言的孤傲,“我和那些凡人自是不同。”

    闻翘瞅着他,顿时有一种自己也是被他脾睨的凡人的一员。

    “你不用担心我,我心里有数,不会做自己做不到的事。”

    闻翘想了想,觉得他说得挺对的,他从来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若是做不到,也会明明白白地说出来,不会打肿脸充胖子。

    闻翘在药房里陪了宁遇洲一日,接着又跑得不见人影。

    宁遇洲:“……”

    连续几日都见她往外面跑,宁遇洲每次炼完丹后,转头看到身后空空如也的地方,忍不住捂着额,低低地笑了一声。

    习惯真是一件可怕的事。

    不过短短几十年,他竟然已经习惯她的陪伴,无法想像曾经那些没有她的日子里,他是如何渡过的。那些记忆已经十分模糊,竟然已经想不起来。

    原本以为是自己陪她,却未想,原来是她主动留下陪他。

    ***

    闻翘其实没去哪里,而是带着云兽在广场边蹲守。

    她惦记着那日云兽的话,想知道到底是谁偷了她给云兽的果子,所以这些天一直守在广场附近,用了很多办法来测试,甚至让云兽叼着果子在广场上乱转。

    可惜一直没测试出什么。

    云兽不会说谎,难道是那东西怕被她发现,所以不出来了吗?

    “呜呜呜!”

    云兽朝她呜呜叫着,又开始叼住她的裙摆,向她讨要灵果。

    闻翘取出几颗灵丹递给它们,突然想到什么,又取出一个丹瓶,将丹瓶里的灵丹倒出来。

    云兽们闻到灵丹的味道,几口便将灵果吞下去,然后眼巴巴地盯着她手里的灵丹呜呜地叫起来,那双黑豆眼水汪汪的,像不谙世事的孩童。

    “咱们来玩游戏,谁跑得快灵丹就是谁的。”闻翘对这群白团团们说。

    白团团们呜呜地叫起来,在闻翘将灵丹掷出去后,四条短腿猛地冲出去,像几朵快速奔跑的绵花糖,朝着前方的灵丹冲-刺。

    闻翘蹲在那里,饶有兴趣地看着白团团们追逐灵丹。

    一颗、两颗、三颗……

    她在心里默默地数着自己撒出去的灵丹,突然见到一颗灵丹凭空失踪。

    猛地站起,闻翘朝失踪的灵丹所在之地飞掠而去,却扑了个空,差点一头撞到前方的石柱上。

    “呜呜呜?”

    云兽们疑惑地看着她,不明白她在做什么。

    闻翘疑惑地在灵丹失踪的地方转了转,又在周围敲敲打打,确信这里没有空间裂缝,亦没有空间法宝,地上地下,都没有藏身的地方,空气中也没有任何空间出现的波动。

    “真奇怪……”

    闻翘嘴里嘀咕着,又取出一把灵丹,将它抛出去。

    白团团们兴奋地朝灵丹冲过去,然后扑了个空,顿时都有些傻眼。

    它们的灵丹呢?

    可能是刚才在闻翘面前露了馅,这回偷灵果灵丹的贼也不再掩饰,竟然光明正大地将闻翘撒出去的灵丹一颗不留地吞了,没有留给那群云兽,摆明着欺负它们。

    灵丹在闻翘眼里,就像是凭空消失。

    闻翘摸着下巴,再次撒出一把灵丹,灵丹依然凭空失踪。

    接着她又撒出一把灵果,灵果也凭空失踪。

    很好,这贼偷得光明正大,已经不再掩饰,一颗都没给下面那群可怜的云兽们。

    闻翘撒完两种后,她想了想,取出一把海甘蔗掷过去,海甘蔗也失踪了,不过很快又啪的一声出现,掉在地上。

    闻翘将海甘蔗捡起来,继续当散财童子。

    她将自己身上有的东西都丢了个遍,有的凭空失踪,有的没有失踪,被原封不动地还回来,而还回来的东西,都是以不能吃的居多……

    就在她快要总结出规律时,掷出去的符箓突然被一只手抓住。

    “文师妹好生雅趣。”汪师兄看了一眼手中的符箓,尔后瞪大眼睛,“竟然是地级符箓,此符哪儿来的?”

    闻翘走过去,一把将他手中的符箓扯回来,面无表情地说:“以前买的。”

    这是她家夫君绘制的符箓,丢掉也不给这玩意儿。

    汪师兄听得一阵羡慕,越发的觉得这文师妹果然深藏不漏。他感兴趣地说:“文师妹怎么在这里丢符箓玩儿?可是这符箓惹到你?”

    蠢蛋!

    闻翘觉得骂他蠢蛋都是污辱“蠢”和“蛋”,“我和云兽丢着玩儿不行吗?”

    汪师兄看了一眼周围的云兽,见它们像条狗般甩着尾巴,一副兴奋的样子,顿时无语。

    他很快就将这事抛开,仿佛看不懂人的脸色,热情地道:“我这几天常见文师妹你跑这儿来,可是这里有什么发现?”

    说着,不着痕迹地打量广场,双眼写满贪婪。

    闻翘轻飘飘地看他一眼,“我来溜云兽不行吗?”

    说着,不再理他,带着几只云兽离开。

    汪师兄对她的话半信半疑,看到那群白团团的云兽像狗一般追在她身后,不由啧了一声,暗骂一声畜生就是畜生,便在广场寻起来。

    找到最后,汪师兄心头涌起一股怒火,忍不住踹向那石柱,然后取出灵剑,一剑斩向石柱。

    金石相鸣的声音响起,在安静的广场上颇为刺耳。

    “你在做什么?”

    一道喝斥声响起,汪师兄手上的剑抖了下,抬头看去,便见俏脸生寒的宿陌兰。

    他讪笑道:“林师妹,你怎么在这里?”

    宿陌兰冷冷地看着他,想到刚才见到的那一幕,一股无名火从心头蹿起,声音越冷,“我还要问汪师兄怎么在这里?这些石柱如何惹到你了?”

    “没有没有……”

    “此事我会禀报铁婆婆,汪师兄好自为之。”

    听到这话,汪师兄吓得个魂飞魄散,若是这事被那老太婆知道还得了?想说什么,却见她已经拂袖而去。

    半个时辰后,汪师兄被叫去初云峰。

    等他离开初云峰时,是躺着离开的,被一只成年的云兽送回聚云峰。

    聚云峰的弟子看到他的下场,都升不起同情之心,将昏迷中的汪师兄从云兽背上拎起,丢进他居住的洞府后,便不再理他。

    由此可见,汪师兄平时的人缘并不好。

    铁婆婆盛怒之下,将汪师兄打伤的事情瞬间传遍宿星谷。

    宿星谷里的弟子打听完铁婆婆震怒的原因后,心里都说了一句该,更不会同情汪师兄。

    汪师兄抱着什么目的,他们哪里不知?平时便罢了,这次他攻击广场的那十八石柱竟然被人看到,并被捅到铁婆婆那里,不怪铁婆婆盛怒之极。

    如此,倒也震慑住那些心怀鬼胎之人,一些小动作都收敛不少。

    汪师兄横着离开初云峰的一幕,宁遇洲自然也看到。

    晚上,他难得回到客房休息,笑着问闻翘:“阿娖白日时可有见到那汪师兄?”

    “见到了。”闻翘无比乖巧地说,“我嫌他烦,就告诉宿姑娘,让宿姑娘收拾他。”

    这样她去广场上找那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时,就不怕旁边有个玩意儿天天偷窥,烦不胜烦。

    宁遇洲没想到这事还真和她有关,听她借刀杀人的办法,不由哑然失笑。

    要解决掉那汪师兄自然难不倒她,但实在麻烦,若是铁婆婆出手,不管汪师兄是什么下场,都没人敢质疑,一举两得。

    宁遇洲将她拉到怀里,吻了吻小姑娘的脸蛋,含笑问:“阿娖近日都在广场那边做什么?”

    闻翘也不瞒他,将自己今日的发现告诉他,最后忍不住抱怨,“原本我就要测出点什么,哪知道竟然有不识趣的人跑过来打扰,真讨厌。”

    闻翘抱怨完,抬头瞅着他,问道:“夫君,你觉得偷了我灵丹和灵果的是什么东西?”

    “我不知道。”

    “你说会不会是鬼修之类的?”闻翘已经发挥她的脑洞,“听说鬼修能隐藏身形,来无影去无踪,和咱们人修是不一样的……”

    宁遇洲哑然失笑,“三界的通道早已关闭,幽冥的鬼修没办法留在人修大陆,何况宿星谷也没有能供鬼修修炼的幽冥之地。”

    闻翘哦一声,有些失望,原来不是鬼修啊。

    宁遇洲沉吟片刻,说道:“不如明天我和你去看看罢。”

    闻翘笑着点头,颇有种“只要夫君出马,所有难题都能迎刃而解”的势头,看得宁遇洲好笑不已。

    然而,事实证明,宁遇洲还真不是万能的。

    可能是因为宁遇洲也在,这次不管闻翘再撒出什么东西,东西都没有再消失,不管是灵丹灵果灵石还是灵器。

    看着云兽欢快地将掷出去的灵丹叼住吃掉,闻翘纳闷地说:“真奇怪,昨天我丢出的灵丹和灵丹、灵石都消失了,今天怎么都没消失?”

    昨天测试时,闻翘发现只要是灵丹灵果和灵石,消失得最快,特别是品级越高的灵丹和灵果,格外得那东西喜爱。

    宁遇洲若有所思地看着前方那十八根石柱,说道:“可能是因为我在这里罢。”

    “为什么?我夫君有哪里不好?”闻翘拧起眉头,怫然不悦。

    宁遇洲听得好笑,心里却十分柔软,只有这傻丫头才会觉得他哪里都好,让他都以为自己如今这副光风霁月的模样,便是他本来的模样。

    因对方不给宁遇洲面子,宁遇洲也不强求,继续回去炼丹。

    闻翘扁了扁嘴,抛着手上的灵丹,有些气恼地道:“我夫君很好的,你不喜欢他,那我不给你灵丹,以后也不来找你。”

    说着,闻翘转身就离开,那群云兽赶紧跟着她跑。

    很快偌大的广场变得冷冷清清,再无人气。

    闻翘说到做到,好几天没带云兽们去场那边,就算有事经过,也会特地拐道。

    如此过了几天,闻翘从打坐中睁开眼睛。

    睁眼时,就见到盘在柱子上的影子,一闪而逝。

    闻翘:“……”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感觉寄己萌萌哒、murasaki、我怕时间不够唉~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雾里。 59瓶;可爱的猪、愿。 50瓶;珠珠 35瓶;孙 30瓶;20367426 29瓶;x□□ 20瓶;27457895、北栀、青柠、咕叽咕叽小咕叽、老东西、白钰 10瓶;宜浓、想捏捏熊猫的小耳朵 9瓶;薇薇安。 8瓶;我怕时间不够唉~、千机尽、铅笔的重要性 6瓶;入坑、感觉寄己萌萌哒、叶落、30368651、弹棉花糖的、仙人球啤酒 5瓶;小草、晨熙麻麻、karen、六瓣、戈莱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2k小说阅读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