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恕臣直言,”她抬头跟楚瓷对视,脸上的表情有些冷漠,“就算殿下没有那份争斗的心思,也请殿下想想臣等,如若殿下失利,后果并非殿下所想那么简单。”

    “是啊,殿下,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周围人纷纷应和刘薰的话语。

    本来他们这边就已经够不利的了,再加上一个不省心的殿下,他们这边除了此刻名义上是名正言顺的,当真是什么也剩不下了。

    而要是在这种帝皇更迭的战争之中输掉,谁都知道等待着他们的会是什么。

    楚瓷看着这一屋子唉声叹气的老臣们,颔首,“刘尚书说的是,是本殿下大意,没有料想到楚慕居然猖狂到这样的地步。”

    刘薰闻言眼底带着几分惊讶,抬眼看了一眼楚瓷。

    毕竟要是搁在以前,殿下肯定又是会说都是自家姐妹,不至于如此,她说是无心,应该就是无心之错,总归也受了罚,莫要再提这样的话语。

    就见楚瓷眼底微微亮,唇角还是带着笑,看起来轻软,外面的阳光洒落到床头。

    楚瓷苍白的指尖从被子里面探出,似乎是想要感受一下阳光的温度一样去触碰了一。

    她没有抬眼,就看着那薄薄的一抹光芒,眼底水雾微散,清澈一片,“她楚慕都已经直接敢把这种东西拿出来,无非是想要跟我炫耀她在母皇那边的宠爱,给自己在朝中造势,不过到底做的太过分,这段时间没有反应,除了嚣家的事情,也该是母皇私下训斥过。”

    刘薰愣了一下,倒是回想起来当时的情况,事情也不过发生了没有几天,女帝就匆匆将楚慕召进了宫中,谁也不知道是说了什么,但是之后楚慕的行事的确是老实了几分。

    “冯悠,之后府内加强看管,莫要让一些不相干的人混进来了。”

    楚瓷的手收回,垂着眸子,说着,指尖在床沿上轻轻点动几下。

    眼底带着思量,那么一瞬间,居然是有着那么一种莫名骇人的气场。

    只不过那气息转瞬即逝,再仔细看去又是变成了那副苍白虚弱的模样。

    冯悠应了一声是,心中却是一紧,“殿下的意思是?”

    “她明着来已经被警告了,以她的性子,才不会听什么一脉同气的话,早提防着点,总没有坏处。”

    “好了,本殿下既然已经醒过来了,诸位也不必在此处候着了,我听说楚慕后院侧妃家中最近得意,不用我说,尚书应该也知道需要怎么办吧?”

    刘薰一愣,瞬间反应过来,“殿下是怀疑……”

    这倒也是可能,楚慕侧妃家中从商,这阵子发了大财,因为本来家中就是相当富有,所以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

    此刻听楚瓷这么一点出来,再想一想,他们发财的时间,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对劲。

    她这话停住,看着楚瓷苍白着一张小脸,笑眯眯的,抬手竖着放在自己唇角,“本殿下可什么都没有说。”

    明明还是那副模样,笑容都没有变。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